文化沙龙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文化沙龙 正文

让健康与生命同行优秀征文--听母亲讲以前的故事

文章来源:兴城市人民医院主治医师 杨宏宇 添加时间:2019-12-09

  我的母亲是从大连医学院医疗系毕业,服从组织分配,到兴城县医院妇产科工作的。

  1963年一个秋阳高照的日子,24岁的母亲就和父亲一起,高高兴兴地走出校门,环渤海行进,来到小镇兴城落户。从此,她便把青春和智慧奉献给这片当时并不富裕的土地,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在我参加医疗工作以后,母亲不止一次地给我讲述过过去她们工作的故事。

  记得她讲过,在门诊值夜班的时候,作为一个女医生,最怕接往诊。但恰恰那时候,交通不便,特别是天气恶劣的情况下,很多家庭的老人和孩子有病了,都不愿意亲自来到医院接受治疗,都倾向于期望医生到家中来问诊,因此都要到医院来接往诊。每当来接往诊的时候,作为医生来说,不愿意接往诊,是不允许的,但是作为一名女性,心里又很害怕。病人家属来医院说明情况,但这情况全凭家属的一张嘴,究竟病人什么病,是否生病,都很难做出十分正确的判断。往往来说明情况的家属还都是男性,往诊的地点也基本都是城外。特别是到冬天,一个夜班要出门七八次。就算是这样,母亲每次也都是认认真真地看病检查,给病人处置地非常满意,病人家属也很满意。

  晚上十点钟,路上寂静的只有虫鸣声,母亲跟在一个中年男人身后,路线全部交给这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交通工具也就是自己的两条腿。偶尔看到路边房子里的亮光,都算是一点安慰。急诊患者的家属心情一般都很紧张,也很少说话。偶尔笨拙地张口想说话,却让气氛变得更紧张。在无言的前行中,母亲只能以医生的责任感来为自己鼓劲。不断地告诉自己,“快到了”,“就差一里地了”。对病人病情的急切战胜了身为女性的思想负担,终于,母亲到达了病人家中。将病人的身体情况一一查明,为病人做出最准确的诊断。

  县医院没有救护车的年代,农村的妇产科急诊来接往诊。母亲每次都是坐着他们的马车或者驴车去村里。但是,大部分的往诊情况都是产后大出血,不好估计产妇的情况,母亲心里很紧张,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处理得了。一到地方,看到产妇面色苍白,衰弱,更加紧张。但是只能脱了鞋,上炕,蹲在炕上,给患者处理。在孩子出生后,胎盘会自己从子宫慢慢的剥落下来,并不需要做一些特殊的处理。但是,这里说的是一般情况。胎盘在生下孩子后,自动与母体剥离,这是大家最希望遇到的。可部分产妇因为各种原因,胎盘并不会自动剥离,那么此时就需要助产医生来帮忙了,医生必须手动帮助产妇将胎盘取出来。因为患者胎盘残留,所以要用手伸入子宫,把残留的胎盘取出。再用缩宫剂等,使产妇转危为安。

  母亲把一只手慢慢的从产道伸进去,一直伸入到产妇子宫里面,找到胎盘的位置。然后用另外一只手轻轻的压着产妇的肚子,伸到子宫里面的那只手,沿着子宫的壁慢慢的从胎盘的边缘把胎盘剥下来。等胎盘娩出后,还要再次将手伸入子宫,查看是否有胎盘的碎片遗留在上面。在确认无残留的胎盘后,压抚变妇的肚皮,使子宫尽量恢复原状。母亲每次做完这些步骤,胳膊上都是鲜血淋漓。精神极度集中的母亲头上的汗,不比产妇要少,但是刚刚完成任务的母亲还是要全力安抚产妇,并且讲之后的护理要点一点点地详细讲给产妇的家属听。年轻的母亲靠着这火一样炽热的热情和坚强的耐力,救助了一位又一位的高危产妇。

  1965年6月26日,毛主席发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为响应主席的指示号召,上级医院主动联系并派医生到下级医院帮助工作和培训医生。县医院的医疗队轮流下乡,到三道沟往诊。母亲去三道沟6个月。哥哥当时1岁,也只得提前断了奶。下乡以后,不论是去20里地还是30里地远的地方做手术,都是步行,而且要自己挑着担子,拿着手术需要的设备前行。母亲很瘦弱,为了更好地挑担子,将棉袄脱下来,垫在肩膀上,挑担子才能轻松一点。

  在经济条件落后的情况下,如果医生的信念不够坚定,怕苦怕累,那是一天都坚持不下来的。一切的一切都必须想病人所想,急病人所急。无论严冬还是酷暑,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无论下雨还是下雪,无论吃饭还是睡觉,不用管你手里干着什么,不用管脑子里想着什么,只要听到有人来叫出诊或来了病人,都必须立即起身出诊或处理病人。

  母亲在下乡出诊巡诊的过程中,目睹了当年农村缺医少药的凄惨情景。原本一个个健康的产妇,由于施予不卫生,不科学的旧法接生,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眼看着养育生命的鲜血汨汨而流,母亲医生的天职把她的命运和事业紧紧联系到一起。然而由于当时条件所限,她只能用自己的双手尽力去挽救一个又一个濒临死亡的难产妇和婴儿。

  她春迎风沙,夏顶烈日,走到哪里。多么难走的路,母亲都走过来了。在乡下的日子里,她的脚磨出了血泡,鲜血透过布鞋,沾在山路的石头上,小草上。

  有一次,母亲去30里地开外的黑沟给一位男村民做结扎手术,那个时候男性结扎还会被人所抵触,特别是“结扎后的男人没力气,下地干活也不行,只会睡觉吃饭”的传闻,让农村的人们都很抗拒。在做结扎手术前后,这名村民的妻子一直很抵触,坐在外屋生闷气,也没有做饭,大中午的,屋里都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30里地路,母亲和同事们饿着肚子往回走。饥不择食,看到秋天山中漫山遍野的山楂树,大家喜出望外,捡起地上掉落的山楂果,用衣服盛着,各自分着充饥。走回来以后已经是下午4点了,看到驻地的炊烟,一天的疲惫都烟消云散。母亲在农村问诊的经历就是这样。朴实、辛苦而忘我。对于兴城人民的关怀和爱,是母亲献身妇幼医疗保健事业的强大动力。

  人的生命是短暂的,而且只有一次。可当你把自己的生命和无数个生命紧紧连在一起的时候,你的生命之树就会永远年轻,常青不老!